治白癜风的中药方 http://m.39.net/pf/a_4790119.html

这是加西亚·马尔克斯写的一本南美洲解放者西蒙·玻利瓦尔最后一次沿马格达莱河旅行的书。书中不光写这一时段,通过回忆和编排,其实可算是玻利瓦尔的一个小传记。当然,作家没有写成史料严谨、可读性差的传记正史,而是有所编拟,“大胆使用文学手段在小说天地恣肆驰骋。”

当时的大哥伦亚人根本不相信玻利瓦尔会放下权力出国,这是有先例的。当年以为他快死在帕蒂维尔时,玻利瓦尔却再度翻越安第斯山脉,“在胡宁告捷,以阿亚库乔的最终胜利完成了在西班牙美洲的解放事业,建立了玻利维亚共和国,在利马受到欢迎,盛况空前绝后,陶醉在荣誉之中。”

西蒙·玻利瓦尔是那个时代有文化的、美洲出生的白人中最具独立意识和战争技巧的人,他的理想是把美洲变为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庞大、最不平凡、最强盛的国家联盟。临行之前,这一美洲一体化的几近偏执的理想早就土崩瓦解,现状是“秘鲁已被倒退的贵族势力控制,似乎难以挽救。安德烈斯·德圣克鲁斯将军把玻利维亚拖往他自己的方向。委内瑞拉在何塞·安东尼奥·派斯将军的统治下已于前不久宣布自治。南方长官胡安·何塞·弗洛雷斯将军联合瓜亚基尔和基多,准备成立独立的厄瓜多尔共和国。作为一体化辽阔国家雏形的哥伦比亚共和国又将沦为新格拉纳达总督领地。一千六百万刚刚获得自由生活的美洲人又得听从地方军阀的任意摆布。”

“只要我们不组织一个统一的美洲政府,我们的敌人就具备了一切有利条件。”将军说。

将军请苏克雷元帅出任哥伦比亚总统,他拒绝了。“他可以使我们避免无政府主义的混乱。”有人认为苏克雷对权力没有爱好,将军认为这不是不可以克服的。苏克雷元帅却认为美洲一体化不可能实现,“我们似乎把独立的理想播种得太深,如今人们互相都在搞独立。”而他们最大的对手是流亡欧洲的桑坦德将军,他是圣菲(现波哥大)圣巴托洛梅学院——那个讼师窝里最出色的学生。桑坦德不能接受美洲应成为单一国家的理念,他认为美洲的团结是不可能的。

一切就此结束,西蒙·何塞·安东尼奥·德拉桑蒂西马·特立尼达·玻利瓦尔-帕拉西奥斯将军走不出美洲大一统的迷宫。尽管“他从西班牙统治下解放了五倍于欧洲面积的广大土地,为了维护它的自由和团结辗转奋战了二十个春秋……”但在他最后一次沿马格达莱河旅行时刻,人们甚至不信他会走,以为又是做做样子,这使他耿耿于怀。(文/孙旭诞)

二〇二一年六月十六日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weilingcai.com/wlcyy/9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