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里木湖,古称“净海”,是古丝绸之路北路的必经之地,又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因此被称为“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

关于赛里木湖有一段凄美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在还没有湖的时候,这里是一个盛开鲜花的美丽草原。草原上,有一位叫切丹的姑娘与叫雪得克的哈萨克青年男子彼此深爱。可是凶恶的魔鬼贪婪切丹姑娘的美色,将她抓入魔宫,切丹誓死不从,伺机出逃。在魔鬼们的追赶下,切丹跳进一个深潭。

当雪得克赶来相救时发现切丹已经死去,万分悲痛中也跳入潭中殉情而死。刹时,潭里涌出滚滚涛水,将魔鬼们全部淹死。这对恋人的真诚至爱和悲痛泪水也化成了赛里木湖水。

赛里木湖也被称为“三台海子”。从伊犁经果子沟过赛里木湖,一直到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的三叉口处,历史上一共有五个“台”(驿站),分别是一台、二台、三台、四台、五台,并沿用至清代。

成吉思汗次子的察哈台汗国的都城就在伊犁境内的阿里麻力。当时察哈台汗国强盛于中亚各国,来往于阿里麻力的商贾旅人川流不息,且多为骡马徒步行走,故而设此“台”为旅人过客歇息之用,同时也为军事服务。赛湖因东岸的“三台”即清代设立的鄂勒著伊图博木军而得名。

环湖一周约92公里,赛里木湖就像是嵌在草原上的一颗夺目的蓝宝石,似油画一般的美。如果说,青海湖的美让人陶醉,那么赛里木湖的美足以令人窒息。特别是夏季,湖畔林茂涧清,辽阔的草原上,幕帐点点,炊烟袅袅,牛羊成群。

有人总结了“赛里木湖十景”——“金缎镶边”、“科山观松”、“净海七彩”、“湖心情侣”、“激浪拥堤”、“绿海珍珠”、“乌孙古冢”、“富士东峙”、“松头雾瀑”和“赛湖跃金”。

金缎镶边

春末夏初,赛里木湖大草原群草吐苞,百花争妍,满山遍野的亚高山草甸鲜花怒放。其中,尤数盛开黄色花朵的野罂粟、金莲花、萎陵菜等金黄色鲜花最为惹眼,使这里变幻成一个金黄色的世界。在满地金黄中,还点缀着紫、红、蓝、白等五彩斑斓的各种鲜花,成为花的海洋。

科山观松

科古尔琴山(蒙古语意为“绿色的山”)林丰草密,植被覆盖率几近%。松树头南侧的果子沟,森林更是层层叠叠,密密匝匝,随着科古尔琴山的山势连绵,延伸至遥远的天际。大风起处,阵阵松涛汹涌澎湃,俨然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

净海七彩

由于水底地形的影响,加之波浪湖流及天空状况的变幻,赛里木湖湖水色彩斑斓,且随时改变颜色,加上水中倒影清晰逼真,极富立体感,湖光山色浑然一体,构成了一幅偌大的绝美水墨画,其景美无比。

湖心情侣

在雪得克与切丹殉情的传说最后,这对恋人的真诚至爱和悲痛泪水化成了赛里木湖水,而两人的肉身则在波涛中化作了形影不离的湖心小岛,这便是“湖心情侣”一景之由来。

激浪拥堤

辽阔的赛里木湖水面,大风起时风急浪高,在湖流搬运和波浪的拍击下,湖边分布着2至3条沙砾质的湖岸沙堤。沙砾堤弧形绵延,线条优美,经常接受轻浪的“亲吻”与激浪的热烈“拥抱”,构成“激浪拥堤”的壮阔动景。

绿海珍珠

赛里木湖草原是新疆最大的夏牧场之一。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上,无数洁白的羊群在草场上涌动,犹如蓝天上的朵朵白云,再加上牧马奔驰、牛儿踱步,构成了一幅静谧、温馨、粗犷深远、如诗如画的牧场风物画。

乌孙古冢

从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5世纪,博尔塔拉一带一直是乌孙人的主要活动地区之一。乌孙人在赛里木湖的草原上遗留下数十座乌孙古墓,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的铁、陶、丝绸、金饰品等物,是触发过往行者们怀古幽思的历史遗存。

富士东峙

赛里木湖东岸的呼苏木其格山,山势高峻,两坡对称,终年白雪皑皑。从海西大草原隔赛里木湖翘首东望,但见山体呈很规则的圆锥形,山峰直刺青天,山顶白云缭绕,酷似端庄美丽的日本富士山,构成了“富士东峙”一景。

松头雾瀑

赛里木湖南侧伊犁果子沟一带的中高山区,经常云锁雾裹,浓云密雾,在西风的吹送下,经松树头低矮的垭口,瀑布般倾泻入赛里木湖,密林也被雾瀑团团围裹,远看似千万匹白马跃海,汹涌澎湃,气势雄伟,瞬息万变。游人至此,仿佛置身黄山云海,无不心潮激荡。

赛湖跃金

赛里木湖的日升日落,叫人心旷神怡,赞不绝口。赛湖跃金堪与泰山的“旭日东升”、西湖的“雷峰夕照”等名景媲美。

赛里木湖远离城市的繁华,安详、宁静、清澈、纯净。在那样雄奇伟岸的雪峰之下与浩淼明澈的湖水之畔,绽放的山花勾勒出她最明艳的章节,让山峰变得轻盈,让湖水变得热烈而瑰丽。

她阅尽了千万年的时光,将天空的颜色沉淀在岁月中,融进湖水里,静静地等待,只为遇见最美的你。

船客

旅行顾问

一对一即刻咨询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weilingcai.com/wlcfb/5453.html